电子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历史上最仁义的君主宋襄公想靠仁义称霸

发布时间:2021-01-05 18:27:38 阅读: 来源:电子表厂家

历史上最“仁义”的君主:宋襄公想靠仁义称霸

公元前643年,齐桓公去世,他的儿子们没一个悲伤哀痛的,干的第一件事不是成立治丧委员会,严格来说,他们还根本没有来得及假装流几滴眼泪,便相互干仗,兄弟互掐。干!把那些有资格或貌似有资格继位的兄弟们干掉再说。

至于那死翘翘的老爹的丧,不治也罢。

这社会,权力最重要。

呵呵,到这个时候,齐桓公立下的规矩,早已被后世子孙抛掷到九霄云外。什么立长不立幼?迂腐。从古至今,这世界,都是靠实力说话。实力相当,好办,就看哪位公子哥儿手快,先下手为强嘛。

老爹的尸首停了六十多天无人理会,兄弟们都忙着干这一场腥风血雨的大事呢。

唉,齐桓公苦心经营几十年,好不容易崛起于东方的诸侯大国出事了:齐国大乱。

搞建设,励精图治几十年,也许还达不到理想的标准。

搞破坏,只需一“扳手”,称霸天下的齐国,就此一蹶不振。

齐公子昭被手快的兄弟们干了一个屁滚尿流抱头鼠窜,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狂逃至宋国。

其他的兄弟手快,这哥们儿是腿脚快。昭见了宋襄公,眼泪流得更快,不需要挤眉弄眼,即若决堤的黄河,奔涌而出,戚戚然,肝肠寸断,弄得襄公同志义愤填膺,豪气干云陡然而生,发誓要助公子昭复位,也顺带让自己仁义之名扬于天下,进而争当诸侯老大。

前任老大已死翘翘矣。

这继任的老大也应该仁义者“屈就”也。

于是,他广发“江湖令”。

很遗憾,天下的号召力,永远都是实力排第一。这哥们儿也不想想自己实力多大,竟然就以“仁义”自居,结果,响应者寥寥无几。当然,比宋国更加弱小的卫、曹等小国还是派来了人马。

达尔文先生没有说错,世界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的法则。在春秋那个时代,宋国并不强大,可是比宋国更弱的国家,却大有“小国”在,宋襄公尽管以仁义自居,但欺负弱者,也是不容滴滴儿商量的事情。

小国者,当然乖乖派来人马。

无论怎样,这一次,宋襄公运气很好。齐国毕竟大乱,诸大臣惶恐不可终日,陡见宋卫曹等联军气势汹汹而来,并且还师出有名,即忙慌慌诛杀乱臣——关键时刻至少让自己洗脱干系嘛。于是,恭恭敬敬迎接公子昭复位,即齐孝公。

这下可了不得矣!

首举义兵,即不同凡响。宋襄公志得意满。

既然号称天下盟主的齐国,都由“寡人”摆平也,何不乘此机会会盟诸侯?趁手红打灯笼嘛。于是,再发“江湖令”:开会。

原来,开会就是权力的象征。

不过,宋襄公的开会,应“令”者,却寥寥无几,而且都是小国。更令小国老大郁闷的是,这位宋“寡人”,就是一貌似的“仁义”,其本质,根本就残暴骄横——有霸主的愿望,却无霸主的气度,更没有霸主的实力,却非要冒充霸主的架势。开了几次会,大国不来,小国不服气……宋“寡人”气不打一处来。

左思右想中,宋“寡人”终于想出一绝好计策:联络楚国。

利用楚国的军事实力,强迫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大国,不服气的小国屈服,促成自己坐上霸主之位。

这哥们儿,大约脑子进了水,既然楚国具有强悍的军事实力,它会将霸主之位拱手相送?

宋襄公认为会,因为“寡人”仁义嘛!

仁义到齐孝公都复位了,它楚国的“寡人”敢不听令?

于是,公元前639年,宋襄公借着楚国的势力再次广发“江湖令”,邀同志们到宋国的盂(今河南省睢县西北)开会。这回有号召力,大大小小的诸侯国蜂拥而至。

宋襄公心花怒放,欢欢喜喜等着天老爷掉馅饼。

当时,襄公同志就犯了“仁义”瘾,不带兵马前去开会。

大臣目夷担忧:万一楚君不怀好意,我们没有兵马,如何应对?

宋“寡人”仗义:我们会盟,就是不再打仗,怎能自己带了兵马……要当盟主,总得以身作则嘛。

目夷再三劝说,宋襄公就是不允。

算了吧,轻车简从跟随——舍命陪君子,谁让自己正好就是这“仁义”哥们儿的跟班?

在会上,宋襄公与楚国的“寡人”——楚成王争执起来。

原来,这天下的老大,楚“寡人”也是想当得很。不然,他为什么会与宋襄公联合召开诸侯大会?宋襄公希望利用楚国的实力争当老大,楚成王还想利用宋襄公的“仁义”称霸天下呢。在会上,号称“仁义”的宋“寡人”肯定非常会说,嘴巴特别厉害,洋洋洒洒口若悬河。

楚“寡人”万分不爽。

楚“寡人”不爽是要动刀枪的,嘴巴干仗,不如刀枪棍棒,掷杯为号,楚兵蜂拥而上,一窝蜂就把口口声声“道德仁义”的宋襄公逮了下去。

可怜仁义的宋襄公,一个兵也没有,眼睁睁即变成阶下囚。

最郁闷的是,竟然没有几个诸侯为他求情。

囧矣。

最后,在鲁国和齐国的调解下,宋襄公不得不承认,楚成王为天下老大。

已经成为人家的阶下囚,那嘴巴儿哪里还硬得起来?

窝心啊。

楚成王一高兴,把那“仁义”的哥们儿放了吧。毕竟是天下老大,心胸总得大度嘛。

本想借助楚国实力,成就自己的霸主梦想,却原来不过为他人作嫁衣裳。而且,自己的被抓与被释,更使楚成王在诸侯中树立起威严和恩德,让众多的诸侯五体投地,纷纷以楚国的号令为号令。

晕死。

这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亘古不变的法则,要想“号令”,唯有实力作后盾。

没有实力,想想还是可以,别施行。当然,如果非要强行施行,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宋襄公就是榜样——自取其辱。

这口怨气,可让我们这位“仁义”的君王堵得心慌。更让他堵得难受的是,原来听他号令的郑国,竟然表示服从楚国领导。大国干不赢,难道还不能干一小国吗?气恼之下,宋襄公决定惩罚郑国。公元前638年,宋襄公出兵伐郑。他也不想想,此时的郑国已经是楚国的小弟,你打人家小弟,大哥会坐视不管吗?连打狗还看得主人,打人小弟就不看人大哥吗?

楚国发兵直取宋国。

宋襄公慌忙撤军,在泓水(今河南省柘城北)南岸驻扎,严阵以待。

楚军兵多,大白天强渡泓水,全没把弱小的宋军放在眼里。可不曾想,兵士一下到河里,军纪即刻乱套,大约之前没有搞过过河练习,闹哄哄一拥而来,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大臣目夷即刻禀告宋襄公:此刻进攻最为有利。敌强我弱,但此时强敌正好乱套,我们就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宋“寡人”摇头,曰:咱可是仁义之师,趁敌人过河开战,此不是陷寡人于不仁吗?不可。

唉,该“寡人”出生太早,还没有来得及学习《孙子兵法》:兵不厌诈嘛。连?诈”都不厌,还在乎敌人是否过河?

楚国大军上岸了,但依然乱哄哄找自己的头儿,也乱哄哄排队。打仗总要摆个阵型吧?于是,又乱哄哄地摆开阵势。估计,这楚国的大军,平常的训练也不咋地,好一阵乱,还不早被敌人消灭了?

幸好对方的领导,是宋襄公,他“仁义”。

目夷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慌忙忙再次向宋“寡人”禀告:可不能再等矣,下令进攻吧,如果等楚国大军拉开阵势,以我们弱不禁风的军队,是无法抵挡的。

宋襄公不悦:你这位同志,咋如此不仁不义?敌人连阵势都没有摆好,我们如此仁义之师,怎就可以开打?这不是陷寡人于不义吗?

不仁不义的事情,寡人是不会干的。

这下好了,楚国大军闹嚷嚷过河,乱哄哄排阵,好一阵子才终于凸显大军威仪,一阵锣一阵鼓,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宋军连抵挡一下下的力量都还没有显现出来,即被楚国大军一冲而散。

所谓一触即溃,就是形容宋“寡人”的军队。

逃亡中,宋“寡人”被流箭射中大腿滚下战车,多亏宋军将士拼死保护,并杀开血路,逃回都城。

这会儿,宋“寡人”也顾不了是否仁义,忍住伤疼痛,发足狂奔。

一旦开战,可没人在乎你是否“仁”是否“义”,一阵凶悍狠毒的木头棒子招呼,干你一个脑袋开花不得商量。就战斗而言,胜利就是王道。

霸主之位,可不是“仁义”就能弄到手的,它靠的不是嘴上的“仁义”,而是手中木头棒子的威力。

对敌人的仁义,其实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一年后,宋襄公因伤重而死。

囧死。

阻燃屏蔽控制电缆

标准测力仪

塔钟厂家

华美玻璃棉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