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GDP增长速度74迫在眉睫的改革开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3:29 阅读: 来源:电子表厂家

GDP增长速度7.4% 迫在眉睫的改革开始

2014年,中国GDP增长速度7.4%,是1990年以来最低的。由于中国经济早已融入世界经济,且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因此中国经济发展走向,引发了巨大的关注。

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下滑,也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将从此稳定。研究人员普遍认为,如果能够维持在7%~7.5%之间,那么中国经济将会继续稳定。

7.4%后是什么?

海外中国经济研究专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由于延续服务业比整体经济增长更快的经济增长模式,2014年中国新增就业数量创纪录。服务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他认为,从政治上考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政治领导人的根基就不会真正动摇。中国的增长有强劲的消费增长和可支配收入支撑。这种联系也会支撑就业增长和工资的持续增长。7.4%的增长率虽比目标稍低,且是近些年来最低,但从全球来看,7.4%已经高得令人瞩目。

拉迪认为,中国正在从工业导向、出口导向的增长模式转向更多地依赖国内消费需求。这一“再平衡”的过程是漫长的,但他指出,近年来政策的某些结果已开始显现。

在为数不少的中国增长模式否定者那里,7.4%的增速只是下滑的第一步,以后会下滑更多。拉迪认为,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在7%和7.5%之间,而不会滑到6%或者5%,更不会到4%。他认为,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房地产投资减速,但减速是必要的。中国房地产投资过度,数年前房地产投资增长率达到30%,但上一年,仅增长10%,导致钢铁需求、建筑材料等等需求的下降。这种影响非常广泛,却是为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必要调整。靠房地产驱动的增长不可持续,美国和其他国家已有前车之鉴。

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中国政府强调主动放慢经济增速,宁愿牺牲速度,也要让经济增长有质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6.8%。该组织支持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应对某些不平衡的决策,以及通过消费重新启动经济,从而偏离房地产和影子银行的影响。但是,中国增速放慢,对贸易伙伴有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亚洲其他经济体而言,影响更严重。

200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直言中国经济吓坏了他,虽然他对中国的未来还是有信心的。在他看来,中国人口红利耗尽,多年来人口从农村转向城市,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支撑。现在,投资驱动和出口驱动的中国经济面临动力不足的问题。投资下滑之后,国内消费能否迅速补上,将是中国经济的“再平衡”能否顺利实现的关键。

纽约银行梅隆资产管理公司(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驻香港的策略师郭世明(Simon Cox)并没有被中国经济吓坏。他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发文,表达了与克鲁格曼相反的看法。在他看来,克鲁格曼的观点可以归结为两部分,一是人口限制导致投资率急速下降,二是其他种类的支出不会填补投资需求下滑留下的窟窿。

郭世明认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虽然在下降,但城市就业并没有下降,相反,中国城市去年新增1320万个就业机会;中国“农民”没有耗尽,仍有45%的人口、大约61900万人居住在农村地区;中国已经耗尽“剩余”劳动力,但这是多年以前的事;中国增长很大程度上依靠工业和服务业的工人,而不是农民;中国增长取决于资本深化(capital-deepening),而不是资本广化(capital-widening);中国人均资本存量低,仍有很大投资空间。

中国经济风险会恶化吗?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认为,中国经济调整会是非常痛苦的,且甚至可能带来短期衰退。

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房地产泡沫、工业产能过剩和金融杠杆过多。房地产行业低迷,意味着相关行业包括钢铁、水泥、玻璃、家具、家用电器等行业的发展也会低迷。房地产要降价,才能吸引买家。但是,倾其所有投资房地产的中国富人会受到伤害,过度杠杆化的房地产开发商不能提供服务或偿还银行贷款。尽管有国家的支持,银行体系不会崩溃,但是,重建房地产行业不可避免地会抑制短期增长。

此外,大量的僵尸企业,主要是大型国有企业,有现金流入却无应有的产出。中国工业只启用了70%的产能,比美国的80%要低。让中国工业恢复活力的唯一路径是消灭生产没人要的商品的僵尸企业,但这会带来失业、债务重组和负增长。用信贷支持僵尸企业会让中国陷入日本式的滞胀。如果中国消费可以替代投资成为增长的主要引擎,中国经济前景会是光明的。

最近几年,中国消费在增长,但是家庭消费低于GDP的40%,而投资占GDP的50%。要转向消费驱动经济需要多年的时间,而拖延调整只会让问题暴露的时间延后,而不能改变短期经济衰退的趋势。

中国很复杂,尽管进行了全面改革,政府仍然控制大部分经济,包括金融部门。危机来临,乐观者相信政府会入场拯救贷款人,许多坏账会被一笔勾销,这一点会有助于防止危机。

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成认为,虽然中国崛起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没有哪个泡沫会阻止中国发展,包括房地产泡沫和金融危机在内,关键是国家领导人如何抓住机遇。他认为,中国领导人已经做了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有了良好开端。

海外对中国经济增长模式风险的担心是多方面的。债务风险就是其中之一。世界银行认为中国风险可控,政府债务风险占GDP的比例说明财政运作还有空间。除此之外,中国还有巨额外汇储备,因此人民币风险可控。法国巴黎投资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罗念慈认为,中国债务融资主要用于工业化,而不是过度消费,资金主要来自国内储蓄,这是中国债务风险的特殊之处。如果股权融资能够替代债务融资,那么债务风险问题也许有可能会迎刃而解。

此外,海外还有大量预测油价下降对中国经济影响的言论。油价下降对中国经济有利,但是,中国严重依赖煤炭的状况没有改变,对GDP增速的影响微乎其微。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未来,海外的分歧还会继续。对于国人来说,无论是危言,还是赞歌,更重要的是多一份理性,多一份自我判断,从而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

武汉批发纸箱

长沙棒球棒价格

山东蛙车

贵阳液压剪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