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地爷八条生存法则揭开土地腐败领域潜规则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5:07 阅读: 来源:电子表厂家

机制的运行者终究是人。土地问题是人祸,要解决,恐怕要从土地爷们“抓起”。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本网特别梳理了土地爷的八条安全生存法则,同时也揭开土地腐败领域的潜规则

在满天神佛的《西游记》里,土地佬儿作为玉皇大帝统治下的基层干部,是最卑微的神仙,甚至会被妖怪驱使。但在现实生活中,许多基层国土局的领导却摇身一变成了土地爷。

“有土地便有腐败”几乎成了默认的一个定律。从惊天动地的省部级高官,到默默无闻突然被拿下的小小科员,涉案金额,动辄以百万、千万,乃至亿计算。

8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深入开展国土资源领域腐败问题治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据统计,2009年1月至今年7月,全国检察机关立案查办国土资源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855件,其中贪污贿赂犯罪1609件,渎职犯罪246件;大案1303件,县处级以上干部要案178人。

土地腐败,是腐败最高发的领域,也成为最难治理的领域。

科级土地爷的权力清单

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罗亚平,仅有一个科级职务,在中国现有的行政级别中处于最基础的位置。然而涉案金额却是触目惊心。这不禁让人们疑问,土地爷手中的权力有多大?

根据一些地方国土资源局网站的政务公开,记者梳理了这样一份权力清单:

一是实施国家土地政策、国土资源可持续发展战略和宏观调控政策。目前规范我国土地管理的主要是法律是《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和《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被简称为“二法三条例”。相对较粗的立法模式,给了土地爷在实施政策里的自由裁量范围。

二是负责区域内地籍管理工作,包括组织土地调查、土地登记、土地统计、土地动态监测、地籍档案管理等。这些工作构成了土地爷的日常工作,看上去很枯燥,但一个小数点都能决定了你手中的地到底是几亩。

三是负责区域内土地权属管理工作,依法调处土地权属纠纷。作为行政执法权的一部分,不言而喻地在土地使用权属出现纠纷时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四是负责区域内国有土地资产管理,包括国有土地管理方面的行政许可工作,并依法负责有关费用征收和使用的管理。这些工作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土地审批,能把国家或集体的土地使用权卖给个人。

五是负责上级国土部门交办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和土地收购储备工作。作为最热门的“拍品”——土地,能够掌握招投标过程的一举一动,也就有可能左右最终结果。

六是负责区域内国土资源方面的科技、信息化建设管理,负责有关国土资源管理业务信息的统计、分析、上报工作。相对属于流程化的工作,就目前的土地腐败案件来讲,较少在这个环节出现问题。

七是负责区域内矿产资源管理和地质环境监测、保护工作。这项权力翻译成最直接的话就是批矿权,同样属于行政审批权的一部分,而矿产就意味着一本万利。

八是负责区域内国土资源方面的执法监督工作,依法查处有关违法案件,受理有关投诉和举报。

机制有没有在运行

从土地爷的权力清单中我们可以发现,事实上,与其他领域中的腐败相比,国土资源部门拥有行政体系内最重要的两种权力:行政审批权和行政执法权,而这两种权力又是建立于自身代表国家行使土地所有权的基础之上。

有人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讲,国土资源部门就像一个游戏开发商,以土地为基础开发了一个庞大的游戏软件,这个游戏该怎么玩儿、角色拥有什么技能、游戏物品属于什么角色,都由游戏开发商一个人说了算。

而土地与利润之间,已经是无需多言的关系。游戏开发商有时候专门给自己设计个角色亲身参与游戏,也就不奇怪。不少人,将“土地腐败”屡禁不绝,归结为法律不健全的因素。

然而,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2003年至2006年间,国家很多部门颁布了很多法律法规,专门规范土地管理。违法分子不是在钻这些法律法规的空子,因为已经比较完善了,而是在钻有没有严格执行这些法律法规的空子,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土地职务犯罪,原因就在于没有严格执行已经颁布的法律。”

目前,我国规范土地管理及使用权交易市场,主要依赖于上文提及的“二法三条例”和《招标投标法》以及专门的资源法,包括《草原法》、《矿产资源法》等等。客观而言,其覆盖面并不低。而法律操作上的细节,也多由相关国务院条例、地方法规等予以补充完善。

也有人将土地腐败愈演愈烈的因素归结于,监管机构的缺位。林喆在谈及这个问题时也指出:“论监督,党内有纪委,党外有检察机关,法律对土地管理也有着非常明确的规定,甚至在很多细节上都有,还有群众举报和媒体监督,从体制上我们甚至可以说拥有全方位的监管,但是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去做。凡是出现土地问题的地方,这些监管机构都没有发挥作用,没有人去监督,甚至还被已经涉案的官员拖下水。”

看来,重要的不是机制,是机制有没有在运行。

以这样一个结论而言,机制的运行者终究是人。土地问题是人祸,要解决,恐怕要从土地爷们“抓起”。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记者从大量案例中特别梳理了土地爷的八条生存法则,也同时探讨土地腐败领域的潜规则。

鸡西职业装设计

棉衣

山东西装定制

淮安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