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留美女博士为捡垃圾的姐娘送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7:40 阅读: 来源:电子表厂家

2010年3月,留学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女博士吴琼在论坛上发帖,给其在长沙捡垃圾的“姐娘”征婚。这个帖子曾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一年多过去了,征婚成功了吗?留学美国的女博士为何称这位比她年长10岁的女子为“姐娘”,她们之间又有着一段怎么样的感人故事?

收养5岁女孩,15岁女孩当“姐娘”

1982年11月,吴琼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县城郊区的一个张姓的菜农家庭。一家人靠种菜为生,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也其乐融融。然而,好景不长,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吴琼父母的生命。吴琼的姨妈收留了她,可还没等吴琼懂事,姨妈也不幸患病去世。

姨父家还有三个孩子,小吴琼过着饿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同村有一名相貌奇特、身材矮小的女子常常来姨父家玩,她特别喜欢聪明伶俐的小吴琼,对她特别亲,常常将她搂在怀里,时不时从口袋里拿出糖果往她嘴里塞。大家都叫她“坨坨妹子”, 吴琼却记住了她的名字:吴俊芳。吴俊芳看到吴琼过着饥一餐饱一顿的日子,便向吴琼的姨父提出要领养她。一见有人收留这个“累赘”,吴琼的姨父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她牵着吴琼的手走进了自己的一间旧平房。

时年15岁的吴俊芳,因为一场变形性骨关节病,身高永远停留在1.38米。吴俊芳靠捡拾废品为生。自从领养了吴琼,原本生活不太讲究的吴俊芳似乎变成另一个人,用的碗筷总是细细地洗干净。虽然小吴琼穿得并不光鲜,却被吴俊芳收拾得干干净净。

在小吴琼的记忆深处,“姐娘”最喜欢做的两件事就是给小吴琼扎小辫和哄她睡觉。每当“姐娘”给小吴琼梳头扎小辫子时,会微微地眯些眼睛,嘴里轻哼着有些跑调的曲子,一副很享受的神情。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一转眼,小吴琼7岁了。一天早晨,吴俊芳没像往常一样推着三轮车去捡拾废品。她将小吴琼叫到眼前,亲切地对她说:“我不能让你跟着我捡废品了,你要去上学。”那一年,小吴琼开始就读小学一年级。

1994年,12岁的吴琼顺利升入中学,身高比吴俊芳要高出一个头来。小吴琼一有时间,就要求跟着吴俊芳收废品,却被吴俊芳拦住了。在吴俊芳看来,小吴琼帮自己挣再多的钱,还不如考100分来得实在。在她的心里,希望小吴琼能有大出息。每一次看着吴俊芳推着满载废品的三轮车走进家门,初谙人情世故的小吴琼恍然懂得了这位比自己年长10岁“姐娘”对自己的爱。

也正是吴琼升入中学不久,她第一次来例假了。第一次的遭遇,让她惊恐不已。这一切,没有逃过细心的吴琼的眼睛,她赶紧从超市买来透气又很舒适的女性护理用品,细心地教吴琼如何处理。这时,吴琼才突然想起来,家里时常看到带血的报纸和旧衣裤,姐娘自己舍不得用“奢侈”的护理用品,却慷慨地买给吴琼用。在吴琼的心里,这个长相有些丑、身材矮小的女子,既是自己的姐姐,也是自己的娘亲。在小吴琼看来,“姐娘”也许是自己对她最好的称谓。

三年后,吴琼考上了湖南省重点中学——长沙市第一中学。进入高中了,学习任务重了,学习费用也多了不少。为了供吴琼上学,吴俊芳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推着那辆破旧的三轮车走街串巷收废品。为了节省每一分钱,吴俊芳每天就早早地起来,煮上一锅白饭,吃完简单的早餐,就将剩下的饭用纸包好,揣在怀里。饿了,她就掏出饭团就着几根咸酸菜吃进肚里;渴了,喝几口自带的装在捡拾的矿泉水瓶里的白开水。

期末考试结束后,回到家里的吴琼正在准备晚餐。屋外,寒风呼啸。担心“姐娘”的吴琼走出房门,时不时朝远处的马路张望。突然,一阵刺骨的寒风刮进那间小平房。邻居的一名大婶冲了进来:“琼妹子,快跟我走,‘坨坨妹子’晕过去了!”吴琼赶紧跟着邻家大婶往外跑。离家不到200米远的马路旁,吴俊芳晕倒在堆满废品的三轮车旁,额头磕破的口子还往外流着鲜血。吴琼吓坏了,赶紧将她扶起来:“姐娘,别吓我,你醒醒呀!”可无论吴琼如何千呼万唤,吴俊芳似乎没有一丝反应。大伙儿赶紧将吴俊芳送往医院。医生经过一番细致检查:吴俊芳缺乏营养,导致血糖低而昏迷。当吴俊芳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在医院,赶紧拔掉输液的针头,跳下床来,拉着吴琼就往外走,还一个劲地嚷:“我没事儿……”

在吴俊芳的心里,她是怕花钱。一回到家里,吴琼就用自己积攒的零用钱,去一户农家买了一只土鸡,细细地炖了给“姐娘”吃。喝着吴琼炖得浓浓的鸡汤,吴俊芳一边咂着嘴,一边直叹“真香!”这件事对吴琼影响很大,也使她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她不但学习努力,每个学期都拿一等奖学金,还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去打工,以此来减轻“姐娘”肩上的担子。

拾荒小屋飞出“金凤凰”

几年后,当中南大学外贸英语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飞到这个拾荒小屋时,吴俊芳捧着那烫着金字的录取通知书,欣慰地对吴琼说:“琼妹子,考上大学只是第一步,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要好好学习,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给‘姐娘’争口气!”吴俊芳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吴琼:“琼妹子,这是给你的学费和生活费。如果没钱了,等我收几个月的废品再给你。”当吴琼从“姐娘”手里接过那个里面混杂着不少一元、两元、五元、十元的零钞,总计8000元的纸包时,不由伤感地哭了。她知道,这个用报纸包着的钞票,都是“姐娘”东凑西借好不容易才凑齐的。

为了还债,为了给吴琼准备下学年的学费,吴俊芳每天天不亮就起床,骑着那辆已经很破的三轮车外出收废品,要等到很晚了,她才推着装满废品的三轮车回家里,再将废品清理完毕才上床休息。吴俊芳从小就患有变形性骨关节病,不能长期从事体力劳动。可为了赚钱,吴俊芳顾不了那么多,常常痛得动弹不得,她才会在家休息一两天。一旦稍稍好转,她又硬撑着身子外出收废品。

吴琼深深地感受到吴俊芳供养她读书上学的艰辛,大学四年,她除了努力学习,每学期都拿一等奖学金外,还利用双休日和假期做家教、打工,虽然收入不多,但基本够自己生活花费,这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姐娘”的负担。

吴琼大学毕业后,凭着自己扎实的外贸英语功底,应聘到长沙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担任招商翻译。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吴琼在高新技术开发区租了一套二居室,将吴俊芳接到身边。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吴琼都会带着吴俊芳去烈士公园、岳麓山、橘子洲、大围山森林公园等地游玩。一旦兴致来了,两人还骑着双人自行车,沿着湘江旁的潇湘大道从银盆岭骑行到猴子石大桥。站在猴子石大桥上,吴琼对着滚滚北去的湘江大喊:“姐娘,我一定要你幸福!”吴俊芳的眼里闪烁着泪光,那分明是幸福的眼泪。

一年后,吴琼在一次招商会上认识了来自美国的乔森夫妇。乔森夫妇听到吴琼与“姐娘”的故事后,深受感动,得知吴琼有意向去美国深造,当即热情地表示向美国的大学推荐,并给她提供担保。然而,吴琼又舍不得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姐娘”。吴俊芳知悉后,安慰吴琼:“琼妹子,我当初告诉过你,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有大出息。你有大出息了,我的脸上也会光彩。你别担心我,这么多年来,我能照料好你,也一定能照料好我自己的。”

“姐娘”的支持,让吴琼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2008年初夏,吴琼收到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商学专业全额奖学金硕博连读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一接到录取通知书,吴琼和“姐娘”抱成一团激动的哭了起来。让她们想不到的是,吴琼这个从小跟垃圾打交道的孩子,竟然能留学美国,成为硕博连读的研究生。

那天晚上,吴琼带着“姐娘”来到长沙一家西餐厅,吃了“姐娘”有生以来的第一顿西餐。虽然“姐娘”手拿刀叉的动作很笨拙,但在吴琼看来,这一切是显得那样的温馨。

吴琼飞赴美国留学的前夕,吴俊芳私下里与房东约好,等吴琼到了美国,她就将房退了,回到以前收废品的那间平房。吴琼无意中得知此事后,第一次对“姐娘”大发脾气,向她发出“通牒”:“你如果敢从这里搬出去,我就不去美国留学了,一辈子在这里守着你!”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想到姐娘为自己操劳了二十多年,自己却无以回报,吴琼决定亲手给姐娘洗一个澡,表示自己的感恩之情。随着姐娘的衣服一件一件褪去,吴琼不由惊呆了:虽然她的皮肤很白皙,但身上四处的疤痕却在强烈的对比之下,映衬得格外的恐怖。累累伤痕,扎痛了吴琼心灵最温柔的深处,她轻轻地用手抚摸着那些疤痕,忍不住泪如雨下。姐娘却一如既往地平静:“这是跟人抢废纸磕破的,这是拖板车被铁钉刺穿的,这是骑三轮车被破木头砸伤的……”

吴琼飞赴美国的那天,吴俊芳将她送到长沙黄花机场。临进安检时,吴琼转过身来,看着吴俊芳干瘦而黝黑的胳膊,突然,她紧紧地抱住吴俊芳:“姐娘,你就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回报你的养育之恩的!”吴俊芳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那分明是欢喜的泪水。

我最亲的“姐娘”嫁人了

吴琼在美国留学的日子快乐而充实,她不但有一份全额奖学金,还争取到了给导师做课题研究助手的机会,拥有一份兼职的薪水。这样,吴琼不但能养活自己,还将节余的钱寄回国,给吴俊芳作生活费。一有空闲,她就想念身在国内的吴俊芳:“姐娘”过得还好吗?她还会出去捡拾废品吗?她的越洋电话打得特别勤快,每一个星期,她都要与“姐娘”通上一两次电话。一通起电话,吴琼就与她在电话里说个没完,两人有着永远也说不完的话。

虽然可以通过电话聊天,但吴琼对“姐娘”的牵挂却与日俱增,她想尽快找个机会回国看看。2010年寒假初始,吴琼买好了回国的机票,迫不及待地飞回长沙。一进家门,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吴琼就与吴俊芳紧紧拥抱在一起,嘴里一个劲地嚷嚷:“姐娘,真是想死我了!”抱着“姐娘”单薄的身子,吴琼的眼里涌出心酸的泪水。

坐下来,吴俊芳除了向吴琼诉说相思之苦,还抱怨自己劳累了二十多年,现在清闲下来什么事都不做,感觉很无聊。吴琼静静看着她,猛然醒悟:清闲下来的“姐娘”,没有了自己的朝夕相伴,是多么的寂寞,多么的孤独。那天晚上,吴琼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姐娘”苦了一辈子,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她一定也希望能享受作为女人应有的幸福。于是,吴琼决定给37岁的“姐娘”找一个伴侣。

第二天,吴琼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可没想到,吴俊芳听了,羞红着脸一个劲地摇头:“我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何况现在年纪也大了,也不想那些事了……”吴琼知道,“姐娘”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找一个忠诚老实的男人。她决定从网络为“姐娘”寻找幸福。

吴琼在论坛为吴俊芳发了一个征婚的帖子。在帖子里,她如实说了吴俊芳的真实情况,希望为“姐娘”找一个60岁以下、善良本分,能够接受吴俊芳的男子。吴琼还在帖子里说:“姐娘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在姐娘没有找到伴侣之前,我是不会谈恋爱的。我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姐娘的幸福而奋斗!”为了方便联系,吴琼还在帖子里留下电子邮箱。

没多久,吴俊芳就知道了。她有些恼怒地责怪吴琼:“琼妹子,现在好多人在议论我呢,弄得我很尴尬很难堪。还有人说,你为我征婚,是为了甩掉我这个包袱……”吴琼赶紧安慰她:“姐娘,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太孤单了。”吴俊芳大声嚷起来:“我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不要你们可怜我,我也不指望谁能看上我,只要不笑话我就行了。其实,你不必担心我,只要你愿意,你学成后留在美国工作、生活,我也不会怪你的……”原来,吴俊芳误会吴琼的意思了,认为吴琼毕业不会回国才给她找伴的。吴琼安慰她:“放心吧,姐娘,我以后一定会回来的。”

为了解决自己对“姐娘”的牵挂,吴琼在长沙一家电脑城买了一台电脑,接了宽带,为吴俊芳申请了一个QQ号,并教她如何操作。没多久,吴俊芳就掌握了简单的电脑操作知识。

一返回美国,吴琼就与吴俊芳视频聊天。一看到电脑屏幕上吴琼的身影,听到吴琼通过语音亲切地叫她“姐娘”,吴俊芳像一个孩子似的,欢呼雀跃起来。从此,吴琼一有空闲就与吴俊芳视频聊天。

2011年春节,吴琼回国陪吴俊芳过春节。两人闲聊时,吴俊芳吱唔了半天:“琼妹子,你是不是真的想让姐娘找个伴?”吴琼点了点头。吴俊芳低下头,沉思了片刻:“你知道的,我自从那次被骗后,一直不敢想这事,我对自己也没信心……我知道,我不可能让你管着一辈子的,毕竟你也不小了,也要有个归宿。我不能拖累你。”吴琼赶紧捂住她的嘴,紧紧地说:“姐娘,你将青春时光给了我,我怎么可能舍弃你呢?只要你愿意,我愿意一辈子陪着你,照顾你。”吴俊芳慈爱地抚摸着吴琼的手:“傻孩子,那样不是毁了你一辈子嘛。我还是找个伴的好。”

于是,吴琼就将以前应征资料里的对象全部翻出来,一个一个地联系。工夫不负有心人,长沙县榔梨镇的单身男子赵孟良与吴俊芳似乎一见钟情。赵孟良性情温和,为人忠厚,身体也很不错。在吴俊芳和吴琼的眼里,他是一个不错的、靠得住的男人。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感觉彼此情投意合,于国庆期间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远在美国的吴琼由于正忙于研究课题,脱不开身。虽然不能参加“姐娘”的婚礼,但吴琼却捎去了一份对“姐娘”深深的祝福:给姐娘捎去自己精心选购的一对吉祥鼠和一对白金钻戒。抱着那对洁白的吉祥鼠,手上戴着女儿赠送的钻戒,这对“新人”脸上洋溢着的笑,是得那么的开心,那么的甜蜜……

“姐娘”与吴琼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用人世间最无私的爱,书写了一个大写的“爱”。而吴琼的知恩图报,也为“姐娘”的生活写下了温情的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